当前位置:首页 > 评论 > 文章内容页

故事丈夫认为妻子出轨妻子不堪受辱拿起匕首1

来源:90后文学网 日期:2019-6-10 分类:评论

原本早该返回朴宋的慕容星因为受到圣宇太子的邀约和热情款待,又在圣宇国都多逗留了几日。

在外人看来,朴宋熹王爷和圣宇太子志趣相投,这几天骑马射箭玩得不亦乐乎,但慕容星身边的人却最了解这位王爷度日如年的内心煎熬。

慕容星将身边的亲信派去打探关于煜王府的种种事,不费多大力气便得知了煜王叶君遥偏疼侧妃赵鹤君一事。

亲信回报称,叶君遥和赵鹤君似乎早前就因为因缘际会而私定终生,若不是赵鹤君出身平平,叶君遥定然早已将她扶正。

煜王府有赵鹤君在,其他什么榕侧妃、婵夫人便都形同虚设,根本不被叶君遥放在眼里。

“为本王准备一套夜行衣。”慕容月面色阴沉地命令道。

亲信疑惑,“主上只管吩咐属下……”

“不,本王必须亲自夜潜煜王府!”

是夜,慕容星在亲信的掩护下成功潜入煜王府后院。后院中处处有侍卫巡逻,唯独春和院看起来格外不受重视,嬷嬷婢女一应不管事,院子里进进出出的唯有扶绾一人。

慕容星捏着拳头纵身一跃,宛如一阵黑风似的进了屋。

“何人……”扶绾刚要喊出声,就被慕容星眼疾手快地捂住了嘴。

慕容月起初受惊,定睛一看发现来人是慕容星,顿时满眼诧异。

“哥哥?”慕容月压低了声音唤道。

“跟我走!”慕容星抓住慕容月的手腕,不由分说便要带她离开。

慕容月柳眉紧蹙,奋力挣脱慕容星的大手,“哥哥是不是糊涂了?我已嫁入煜王府,生是煜王的人,死是煜王的鬼,如何能随哥哥你走?”

“你为何如此固执愚钝!?为何要留在这个根本不爱你的男人身边?!跟我回朴宋如何不好?父王视你如宝,兄长为你遮风避雨,你……”

慕容月深沉地抬头看着慕容星,“哥哥,既然你疼我,为何不让我选择自己的人生呢?”

她话音落下后,房中好一阵寂静。

慕容星心知,他这个治疗癫痫的方法哪种效果更好妹妹到底是长大了……可他一想起听说的那些传闻,又实在放心不下。有此心病,叫他如登封市癫痫病好的医院何回朴宋向父王复命?

烛火将慕容星的影子投在了窗子上,春和院里起夜的婢女见着一个轮廓陌生的男子身影,登时心惊。她眼珠一转,感觉自己晋升的机会来了,便猫着腰悄悄摸摸溜出了院子。

花容院内,赵鹤君本已早早歇下,却因为夜咳而咳醒。

醒来喝了口水,便听见外头婢女来报,说春和院有异动。

赵鹤君披着斗篷便踏夜色去了叶君遥房中寻他北京专门治癫痫医院。叶君遥正在看一张新收入的山河图,还未入寝,房中灯火通明。

得知赵鹤君前来,叶君遥放下画便往外走。

“小君?”

才见着面,赵鹤君二话不说便垂落两行清泪。

“王爷……”

“怎么了?可是做噩梦了?”

赵鹤君噙着唇,泪盈盈地摇头,“小君好似见了什么不该见的……”

随即,赵鹤君编了个大谎,称自己被噩梦惊醒后,想来找叶君遥,结果路过春和院时发现慕容月房中有外男出没。

“你且先回去休息,本王去会一会那爱慕朴宋公主的究竟乃何人!”

夜风猎猎,将一身墨衣的叶君遥衬得更加凌厉。

他颀长的身影渐行渐远,赵鹤君望着那如墨的夜色,唇角勾笑,“真没想到王妃竟是如此地耐不住寂寞。”

青怜亦附和而笑,“恭喜娘娘,今日之后,又可以高枕无忧了。”

春和院内,慕容星的亲信早已观察到煜王府中异动,遂以暗笛提醒并催促慕容星。

“月儿!哥哥问你最后一次,你走是不走?”

“哥哥快走吧。”慕容月心意已决,“如若让府中人发现你在我这儿露面,又该惹煜王多心了。”

煜王,煜王,她如今开口闭口都是他!

罢了!

眨眼瞬间,慕容星便从一侧窗户飞出,不见踪影。

叶君遥赶到慕容月屋中时,慕容月正面色凉凉,尚未从何兄长的骤别中缓过神。

“一面表现得对本王一心一意,一面又要私会不明男子,这就是王妃爱本王的方式?”叶君遥质问着,同时迈步上前,伸手掐住慕容月如玉的脖颈。

“王妃!”扶绾才喊郑州那家医院治癫痫好了一声便被府中侍卫捂着嘴拖走。

屋里只剩叶君遥和慕容月二人,一个眼中情愫复杂,一个双眸怒火跳动。

“那个男子是谁?是你在朴宋就结识的旧相好?他来寻你做什么?要带你走?还是纯粹因为思念你的身体而来寻欢?”叶君遥邪笑着,居高临下地睥睨着被他捏在掌中的女人,口中的言辞愈发露骨。

慕容月难受地攀着叶君遥的手臂,却不肯求饶。

她过去也曾攀住他的手臂,在他略带疏狂地向她展示他日益增进的武学功底时……

时光荏苒,慕容月眼中他的容颜和过去一样冷傲孤清、潇洒脱俗,可他的心却变了,变得和过去完全不一样。

“王爷误会了,臣妾房中未尝出现过除王爷和非墨外的其他男子。”慕容月断然否认,目光灼灼。

叶君遥抛出冷笑,“单凭一句话就想让本王信你,你未免太高估自己在本王心中的地位。”

“那臣妾要如何才能让王爷……”

慕容月的话还没说完,忽然就被叶君遥打横抱起,扔在了床上。

“本王要亲验你是否完璧之身!”

话毕,叶君遥欺身而上,将慕容月整个人死死困在他的桎梏中。

多少次午夜梦回,见他温柔相待,柔情尽付,但从没想过他会像征服猎物似的这样粗鲁对待她!

过去那个心中唯她一人的男子去了哪?

过去那个疼她入骨的男子去了哪?!

“叶君遥!你不记得我了吗?”一滴如月清冽的寒泪从慕容月眼角重重跌落。

她的话让叶君遥怔住一刻,也就在他动作稍有停顿时,慕容月拔出枕下匕首,直抵自己咽喉。

“你若是不爱我,又何必做出此举羞辱我!”

既然他不爱她,便没有资格碰她。她守身如玉这么久,不是为了将自己献给一个将她当成玩物和泄愤对象的男人!

本文来自小说《高冷王爷别太渣》